時隔56年,老存單依然字跡清晰,公章完整。
又一次無果而歸,陳蘭平手拿存單滿臉無奈。
  一張父親遺留下的1000元定期存單,讓平山縣陳家峪村的陳蘭平大爺奔波了8年也沒有取出來。如今,陳蘭平已身患殘疾,生活貧困,走路一瘸一拐,記性也越來越不好,但他仍然在為這張存單到處奔波求助。對陳蘭平來說,這張存單一方面可以部分解決生活問題;另一方面也成了一個難解的心結:明明蓋著公章的存單,怎麼信用社就不認了呢?
  文/圖 本報記者 劉文靜
  整理母親遺物 發現一張存單
  平山縣陳家裕的陳蘭平今年60歲,無兒無女,一個人生活,患有腰椎間盤突出、高血壓、心臟病等,基本沒有收入,靠養幾隻雞和親戚朋友的周濟勉強度日。
  他為記者展示了大批覆印材料,包括他的身份證、殘疾證、1000元存單證明、父親的退伍證明以及村委會開具的證明等,厚厚一沓,這都是為兌存單準備的。他說,他都記不清把這些材料交出去多少份了,但直到現在,存單也沒有兌付。
  陳蘭平說,父親於1958年退伍,領取了1000多元的退伍費,當時就把1000元以定期一年的形式,存進了建屏縣柏坡鄉信用合作社,此後再沒動過。
  父親去世後,這張存單就由母親保管,母親不識字,也一直沒有去兌付。直到2005年母親去世,他在收拾母親遺物時才發現了這張存單。當時,建屏縣已與平山縣合併,建屏縣柏坡鄉信用合作社,同樣也併入了平山縣西柏坡農村信用社。2006年,陳蘭平就拿著這張存單找到西柏坡信用社要求兌付,信用社的人說跟領導彙報,商量商量,等他再找去時,就有人告訴他,時間太久了,找不到存根,兌付不了。
  記者在陳蘭平家看到了這張破舊的存單,存單上寫著“定期存款存單(第一聯) 存款人陳英雪存入人民幣1000元,定期12個月,月息千分之66,自公元1958年2月7日起至1959年2月7日到期。”公章顯示為:建屏縣洪子店區柏坡鄉信用合作社。
  三級信用社來回奔波 8年沒有結果
  為了這張1000元的存單,陳蘭平從2005年直到現在,一直在奔波中。“那時的1000塊可是個大數目,我們一家在生活最困難的時候都沒有去取,現在信用社說找不到存根了就不認了,存根是信用社弄丟的,又不是我弄丟了,憑啥存單就不算數了?”陳蘭平說。
  由於西柏坡信用社不給兌付,他就找到了其上級單位——平山縣農村信用聯社(簡稱平山聯社),平山聯社的人讓他還去找西柏坡信用社。後來,陳蘭平乾脆找到了河北省農村信用聯社(簡稱省聯社),省聯社馬上給石家莊市農村信用聯社(簡稱市聯社)打了電話,要求市聯社處理;石家莊市農村信用聯社又給平山縣農村信用聯社打電話,要求縣聯社處理,縣聯社就派了兩位工作人員上門調查。
  “縣裡來的人直接告訴我,存款憑證超過20年作廢,所以我的存單已經作廢了,拿出來直接撕掉就行了。”陳蘭平說,這樣的說法讓他很不能接受,他要求對方拿出文件證明“存單超過20年作廢”,但是對方拿不出文件。
  從2006年到2014年的8年時間里,陳蘭平已經記不清自己找過多少次省聯社、市聯社、平山縣聯社。最近一次找省聯社還是今年3月份,同樣是省聯社讓找市聯社,市聯社讓找縣聯社,縣聯社說派人調查,但是他每次給調查的人打電話,對方總是出差或者外地學習,所以一直也沒調查清楚。
  存單時間太長了,找不到底賬
  記者昨日跟隨陳蘭平來到村裡的西柏坡信用社,社裡的會計看了看他的存單表示:時間太長了,沒有底賬了。至於如何處理,會計給信用社主任高建軍打了電話,高建軍主任說得找平山縣聯社,並推薦了平山縣聯社的一位工作人員“王經理”。
  隨後,記者致電這位王經理,王經理說,當年的建屏縣洪子店區柏坡鄉信用合作社的確合併到平山縣聯社了,賬目也由平山縣聯社接收,但是陳蘭平的存單時間太長了,找不到底賬,不好解決,不過他會跟領導協商,準備解決。但是何時能夠解決,這位王經理沒有給出準確答覆。
  記者昨日也聯繫到了石家莊市信用合作聯社,一位工作人員說,這事可以找平山縣聯社咨詢解決。
  1000元存56年
  最後可拿多少利息
  對陳蘭平來說,1000元存了56年可以拿到多少利息?記者昨日咨詢了一家銀行的專業人士,專業人士說,算起來很麻煩,因為在56年間,國家的利率調整了太多次,還有各種政策調整、補貼等,因此很難算出一個準數,尤其在上世紀90年代還有很多高息補助,這就更複雜了。
  記者從網上找到1959年到2014年的存款利率,發現的確已變過太多次,有時候一年就調整兩次,想算出精準的數字的確是個大工程。最終,根據不同年段的平均利率進行了大致的計算。由於陳蘭平的存單隻是一年定期,此後只能按活期,利息並不多,56年存期大概也就千元左右,加上本金,可以拿到2000元左右。
  信用社應該無條件兌付
  找不到存根,就可以不兌付存單嗎?北京中倫文德律師事務所的馬三軍律師說,儲戶把錢存到銀行,就與銀行形成了合同關係,銀行應該遵守“存款自願、取款自由”的原則,按合同約定到期還本付息。在這件事中,信用社找不到存根是自己內部管理的問題,不是信用社不承擔責任的理由,因此,平山聯社應該無條件兌付本金和利息。
  至於信用社之間的合併,法律有明文規定,合併前主體的權利義務由合併後的主體承擔,平山縣聯社理應承擔這張存單的兌付。
  而讓陳蘭平一直耿耿於懷的“存單過期20年作廢”一說,記者昨日專門咨詢了人民銀行,被告知沒有這一規定。
  各地都有老存單難兌
  老存單兌付難絕不是只有陳蘭平一個。省會的陳師傅手裡也有一張上世紀60年代的存摺,如今,辦理存摺的信用社也經過了幾輪合併,不知道合併到哪裡去了,所以他也不知道去哪裡兌付,不過存摺上只有9元錢,全家人沒當回事,現在基本把它當成收藏品了。記者從網上搜索發現,湖北、河南、吉林、安徽等全國多個地方都有過老存單難兌付的事例。
  據業內人士分析,老存單難兌付雖然有一定歷史原因,但從實際情況看,多數個案的主要原因是銀行、信用社的服務意識欠缺。此外,相關政策法規仍然缺失。記者昨日咨詢了中國人民銀行和銀監局的相關人士,都被告知沒有針對老存單的相關規定。
  家庭財產該有“備忘錄”
  老人去世,留下存單兌付難——最近,此類事例頻頻發生。陳蘭平家的存單是因年代久遠,還有不少儲戶的存單是不知道密碼,或者很多信息不清楚,因為老人沒有交代。
  針對這一現象,省會一家銀行的理財經理提醒市民,家庭財產最好建個“備忘錄”,以免老人突然離世造成財產上的混亂。“現在的老人習慣於用存單,老人離世後子女發現存單還會來找銀行核實。而將來更有可能發生的情況是,連存單都沒有,都是電子賬戶,子女根本無處可找。”這位理財師說,現在電子賬戶正在逐漸成為主流,比如電子銀行、網銀購買的理財產品、證券與基金賬戶,還有支付寶、理財通等多種網絡理財工具,如果最初的投資人不交代清楚,繼承人很難發現,也無處可找,很可能就會成為死賬。因此,他建議家庭財產要有備忘錄,比如建個文件夾,對所有賬戶進行簡單記錄,讓家裡人都知道,以規避可能出現的壞賬風險。
(原標題:一張56年前的千元老存單前後奔波8年 愣是沒取出錢來)
(編輯:SN098)
創作者介紹

房子漏水

bq06bqqao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