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城管蔣佚凡,因自費購買谷歌眼鏡,網絡爆紅
  
  廣州城管所配備的國產執法記錄儀
  文/圖 羊城晚報記者 梁懌韜
  城管執法遇上暴力場面,誰先出手?誰挑起事端?在“無圖無真相”的時代,無論是城管還是小販,都會吃虧。江蘇常州一名城管自掏腰包購買售價超1萬元的谷歌眼鏡,希望通過全程拍攝,避免執法中“說不清”的情況。對此,有市民擔心有關部門考慮也採用此類“高大上”設備執法。
  羊城晚報記者就此採訪發現,早在三年前,廣州城管執法部門,便已配備了時價只有谷歌眼鏡1/10的執法記錄儀,在實際使用中效果不輸谷歌眼鏡。而根據現有政府採購規定,廣州的政府部門不能用公款買谷歌眼鏡。
  常州城管自購谷歌眼鏡
  谷歌眼鏡是一款形似眼鏡,配有攝像頭,可隨時連接互聯網的移動終端。一副正版谷歌眼鏡在中國大陸,售價要超過1萬元人民幣。
  4月20日下午,江蘇常州市天寧區城管執法大隊的官方微博轉發了一位城管隊員戴著谷歌眼鏡、穿著制服的圖片,引起了不少人的關註。有網友質疑,城管部門配備如此“高大上”的裝備,實在是太奢侈了。但經媒體調查,該眼鏡為佩戴的城管隊員,自掏腰包購買的。
  媒體報稱,該城管隊員名叫蔣佚凡,2011年大學畢業後通過公務員考試,進入城管隊伍。4月初,通過網絡代購,蔣佚凡花了1萬多元,買來了這副谷歌眼鏡。該眼鏡具備拍照、攝像、導航、通話等功能。“戴上後,右眼前會有屏幕顯示,用手指碰一碰鏡框,還可以進行拍攝。充滿電之後,可以使用一整天”。
  蔣佚凡稱,親友因不理解城管工作,經常調侃,使其覺得委屈。面對不時發生的涉城管暴力事件,蔣佚凡覺得需要記錄下全過程,“用谷歌眼鏡拍攝時可以解放雙手,更加智能化。與此同時,拍攝的視頻也更加完整真實。”蔣佚凡解釋道,在執法過程中,一旦有突發情況發生,大家都會不自覺地扭頭去看,“用DV的話,未必能夠立刻跟過去,但是用谷歌眼鏡絕對是‘指哪打哪’”。
  蔣佚凡表示,用谷歌眼鏡不僅能避免執法時“說不清”的情況,他還打算利用谷歌眼鏡拍攝第一人稱城管宣傳片。就在去年,蔣佚凡和同事們利用業餘時間,拍攝了一部“陳歐體”的短片為城管“代言”。
  廣州城管自帶IPAD防身
  常州城管自購千元執法記錄儀,廣州城管又用什麼記錄執法呢?記者瞭解到,廣州城管執法部門,同樣配備輕便拍攝器材,其價格僅為谷歌眼鏡1/10,功能上不輸谷歌眼鏡。
  羊城晚報記者昨天在廣州一基層城管執法隊看到,該執法隊有城管配備了執法記錄儀。該記錄儀如胸針般大小,可裝在城管隊員上衣胸口部位。相比谷歌眼鏡為進口貨物,叫價過萬元,廣州城管配備的執法記錄儀,為國產產品,官方招標後價格為1400元,包括了拍攝主機及充電設備。
  “和谷歌眼鏡相比,我們的執法記錄儀同樣操作方便。”一名使用過該記錄儀的隊員介紹,由於佩戴在前胸,谷歌眼鏡“指哪打哪”的功能該記錄儀同樣具備。執法過程中,隊員只要觸動機器上的按鈕,就可以錄下隊員面前的景象和音頻。拍攝期間隊員仍可雙手執法,不影響正常工作。據悉,該記錄儀在充滿電後可工作1至2小時,可通過電腦上的播放軟件播出記錄影像。
  “有了它,執法肯定比過去有保障。”該隊員表示,實際上該設備也不是每位城管隊員都配備,通常在大型任務時才佩戴出街。和蔣佚凡看法稍有差異,該隊員稱廣州城管更多還是採用隊員手持DV方式去拍攝,因為大型執法行動都會安排人員用DV取證。據悉,2013年引輿論關註的“客村城管與女小販衝突”、“東山口城管被小販抓下體”事件,還原現場還是靠隊員手持的DV。由於並非人人配備,記者在平日採訪時,還見過有隊員在身上綁IPAD拍攝。
  廣州市城市管理綜合執法局相關業務部門負責人稱,給隊員配備執法記錄儀,不僅是對隊員的保障,對被執法對象也是保障。面對執法爭議,城管執法部門不會因記錄儀記錄到隊員不妥場景而護短。在平日對執法隊員的培訓,城管部門已教育隊員無論遇到什麼情況,都不能對被執法者作出無禮舉動。
  公款買谷歌眼鏡不可能
  常州城管自費購谷歌眼鏡一事,不少網友關註到城管部門日後會不會用公款購買谷歌眼鏡。記者發現,就廣州而言,按照現有法規不能通過政府採購渠道購買。
  記者瞭解到,谷歌眼鏡目前並沒有正式在中國大陸銷售。對於採購進口貨物,廣州市《轉發關於印發,〈政府採購進口產品管理辦法〉的通知》中,規定了“政府採購應當採購本國產品。未經政府採購管理部門審核許可,政府採購不得採購進口產品。採購人或採購代理機構在發佈的採購信息和編寫的採購文件中需註明‘採購本國產品’。”
  根據該規定,廣州政府部門,不能利用公款,採購谷歌眼鏡。編輯: 鄔嘉宏  (原標題:廣州城管千元記錄儀效果不輸萬元谷歌眼鏡)
創作者介紹

房子漏水

bq06bqqao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