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亞21歲小伙患尿毒症不願拖累父母欲放棄治療
  本報訊 21歲的胡秋冬被確診罹患尿毒症,歷經幾次治療後,家裡一貧如洗。春節前,為了減輕父母的負擔,他偷偷放棄透析。春節後病情加重,在醫生和家人的再三勸說下,他才勉強走進醫院。近日,為了不拖累父母,胡秋冬再次萌生放棄治療的念頭。記者 張瑜 文/圖
  胡秋冬在做透析
  胡秋冬今年21歲,父母原來是三亞南田農場的割膠工人,由於母親體弱多病,一直吃藥,家裡的生活並不輕鬆。胡秋冬是家中獨子,有個大4歲的姐姐,和一個正在讀書的妹妹。
  母親蘆業珍告訴記者,胡秋冬初中畢業後就輟學打工,“正是談戀愛的年紀,我們家裡再難,也不願跟他要錢。”蘆業珍說,他們只希望兒子在外好好打工,以後賺點錢娶個老婆能養家糊口。然而,美好的未來被一通電話徹底打碎了。
  去年11月,在三亞打工的胡秋冬打電話給父母,稱自己感冒一周多了,吃了藥也不見好,反而越來越重。蘆業珍不放心兒子,便帶他到醫院檢查,誰知醫生說胡秋冬腎臟衰竭,已經到了尿毒症階段。
  家人想盡辦法,他卻“不想治了”
  胡秋冬患病後,一家人的生活發生了極大變化:姐姐胡秋燕拿出積攢的嫁妝錢,妹妹幾次要輟學去打工,父親不得不外出打零工賺錢……雖然家人想盡辦法為胡秋冬治病,但他自己卻一直想放棄治療。
  蘆業珍哭著對記者說,“他是怕我們欠債還不起。”蘆業珍說,剛查出來時,他們在三亞的425醫院住了幾天,但透析成本太高,只能選擇吃藥,兒子當時就說“不想治了”。
  尿毒症在治療過程中,經常伴有出血、貧血等癥狀。春節前,胡秋冬放棄治療,在家休養,但鼻子和舌頭出血,他卻從未向父母說過疼或難受。“我知道他懂事,不想讓我和他爸操心,所以他什麼都不說。”蘆業珍說。
  透析情況穩定,但需要定期輸血
  姐姐胡秋燕說,由於家裡一到雨天就漏雨,弟弟便打算存錢修理,“他是心疼爸爸經常在外打零工,所以想自己存錢。”胡秋燕說,弟弟得知自己的病情後,把卡裡的幾千元存款都交給了媽媽,“他不想給我們增加負擔,想放棄治療。”
  昨日,胡秋冬在透析室做透析,記者看到他一直閉著眼睛,嘴唇幾近白色。“因為弟弟的病需要輸血,我辭職幫他找血源,發動同學朋友獻血,能找的都找了。”胡秋燕說,由於父母年邁,借錢的事也是她一個人在跑,“弟弟住院以來,我把同學借了個遍。”胡秋燕說,雖然有的人說不用還了,但她還是全部記在了本子上,“等我有能力了一定要還上。”
  胡秋冬的主治醫生、農墾三亞醫院腎外科許醫生介紹,胡秋冬現在透析治療的情況比較穩定,但貧血比較重,需要定期輸血。目前,胡秋冬一周透析3次,一次700元左右,一個月光透析就需要7000元-8000元。  (原標題:三亞21歲小伙患尿毒症不願拖累父母欲放棄治療)
創作者介紹

房子漏水

bq06bqqao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